【三全育人】 门巴人家来贵客 师生情谊融雪域

2018-07-01 18:46:35   杨叶   浏览次数:

 

      (通讯员:杨叶)在手机导航的指引下,刚刚放假回到家的20岁门巴族大学生扎西央宗在家门口如约见到她的大学导师。来自三峡大学的阚如良教授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轻轻微笑地对她说:“扎西德勒!扎西德勒!你好,央宗同学!我来看你啦!” 630日,三峡大学旅游管理系的阚如良教授正在西藏林芝参加全国旅游度假区建设研习班,在培训结束之际,当他突然得知三峡大学西藏班的大二学生扎西央宗家乡就在林芝附近时,于是决定改变行程前往她的家庭所在地林芝市米林县进行家访,一段温暖的家访故事由此展开……

   

从墨脱到林芝  门巴孩子艰辛路 

       扎西央宗是一个美丽而阳光的门巴族女孩,现在是三峡大学旅游管理专业西藏班(三峡集团委培全额资助)的大二学生,她来自素有“雪域江南”之称的西藏自治区林芝市墨脱县,那里是西藏高原海拔最低、最温和、雨量最充沛、生态保存最完好的地方,著名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就在她的家乡。她非常非常的爱笑,然而在她纯真而红润的脸庞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少数民族孩子的艰辛求学故事。

       她的家乡林芝市墨脱县地处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也就是著名的藏南地区),海拔由7000多米急速过渡到低谷地带的200米,陡峻的高山、湍急的江水将墨脱置于井底,常常爆发地震、滑波、塌方、泥石流等灾害,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直到2013年才通公路,也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通公路的县”。贫瘠的条件只能维持基本生存,为了两个女儿能够得到更好的教育,央宗那平凡而伟大的门巴族父母咬紧牙关,在她念小学的时候便举家搬迁到交通相对方便、教育相对发达的林芝市米林县,尽可能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和生活条件。

       央宗爸爸是一个勤劳的门巴族汉子,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他便一直留在墨脱当地做建筑工人。过去山高坡陡、交通不便,墨脱到米林只能走危险的盘山小路,且费时费力,央宗爸爸舍不得来去的800元路费,他常常是一两年才回家一次,尽可能把挣的辛苦钱寄给正在读书的央宗姐妹。央宗妈妈是一个伟大的门巴族母亲,她不仅培养了两名大学生(大女儿央珍现在就读于首都医科大学),还作为家里老大从13岁时便从墨脱县到米林县打工创业,抚养自己的9个弟妹,最小的两个弟妹比央宗还小,目前也是央宗妈妈供养着在读中学。

       扎西央宗从小便在这艰难的环境里努力求学,因为她相信“读书可以改变命运”。小学在墨脱读书,初中在米林读书,高中在林芝读书,她靠着门巴族孩子的坚韧,一步一个脚印地敲开了大学的门。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高考时她取得了高出西藏文科一本线40分的优异成绩。她非常渴望去内地读书,想去看大山外的缤纷世界,然而未来的学费和遥远的路费让她犯了愁。就在苦恼之时,她无意中在志愿册上发现了“三峡大学(西藏定向班)”几个字,是中国三峡集团为了建设西藏、定向招录西藏少数民族学生,大学四年对他们免学费、有补助、毕业后分配到三峡集团在藏企业工作,她情不自禁地欢呼道,“就报三峡大学了!”虽然此时的她对遥远的三峡一无所知,然而命运却冥冥之中让她与“水”结缘,她在雅鲁藏布江畔出生长大,又将在长江之滨的美丽宜昌求学。

 

从林芝到宜昌  温情校园助成长

        从海拔三千多米的林芝来到海拔不到一百米的宜昌,初到三峡大学的央宗有些无所适从——第一次远离家乡,第一次接触内地的水土,第一次适应内地的教学方式,学习基础比较薄弱,语言交流也有些障碍,上课听课比较困难。而且她还感到有些水土不服——由于醉氧(醉氧:长期生活在高海拔低氧环境下的人,首次进入氧气含量相对高的地区,就会发生不适应,从而出现疲倦、无力、嗜睡、胸闷、头昏、腹泻等症状)经常感觉身体浮肿、胃痛、夜晚难以入眠,而且喜欢吃辣的她感觉宜昌饭菜味道不适应,身边的一切似乎都没那么顺心,这让她有些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然而幸运的是,央宗的老师和同学都非常关心这位从千里之外来求学的的门巴族女孩,让她逐渐树立信心,一起帮助她度过了初到异乡的彷徨与迷茫。

       黄蓉老师是央宗所在的旅游管理专业西藏班的班主任,从入校时黄老师就非常关心这些西藏班的孩子,经常询问他们的饮食起居。刚开学的第一个月,央宗总是上课睡觉,听课精神也不好。看到了这种情况后,黄老师没有先急着找她聊天,而是先翻阅这个学生的学籍档案并向她同宿舍的舍友那里了解情况。原来和其他中学时就来内地求学的西藏学生不同,央宗是第一次走出西藏来到内地读书,一时间没有完全适应宜昌的湿润和炎热的天气,在和舍友聊天的过程中也表露出了强烈的思乡之情。一天下课后,黄老师叫住睡眼朦胧的央宗,轻轻拍拍她的肩膀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老师带你去医生那儿看看?”央宗摇摇头,没有继续趴下去睡觉了,只是说自己有些不舒服。第二天下课后,黄老师又再次找到了央宗,询问她身体好点儿了没有。央宗满怀感恩地对她说:“老师,不用担心,我可能是有点儿醉氧了,休息几天就好了。”过了一段时间,央宗果然适应了宜昌的气候,精神更好了,上课也不打瞌睡了。

       导游大赛是旅游管理专业一年一度的重头戏,比赛要求人人参与,也是检验学生学习成果的试金石。然而,此时的央宗却忧心忡忡,还没完全适应内地教学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准备这次比赛。就在这个时候,旅游管理系主任阚如良教授出现了,他深知西藏学生到内地求学的不易,他带领全系的老师对央宗等西藏班的同学给予了大量帮助、倾注了大量心血,包括逐字逐句地批改导游词、仪容的示范教学、组织上一届的学长到场传授经验、模拟赛场等。央宗在导游大赛中取得了优异表现,她感激地说道,“感谢旅游系的全体老师,是他们给予我帮助和鼓励,在学习上帮我理解我不太懂的汉语词,鼓励我上台演讲,让我克服害羞的心理,让我性格变得开朗。”

       阚如良教授常常跟身边同事说道:“对待这些西藏班的孩子,我们要将心比心,不仅要关心他们的学习,更要关心他们的生活,关心他们的思想。学生生病了,我们要主动到病床探望,捎去亲人般的问候;学生成绩掉队了,我们与他们一起分析原因,找对策;学生犯错误了,我们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学生心悦诚服。总之,我们要关爱每一个西藏班学生,让他们有归属感。”

 

从宜昌到米林  神秘家访暖人心

       火红六月转眼间又到学期末,作为旅游管理专业学术带头人的阚如良教授刚刚结束繁忙的教学工作,不辞劳累奔赴西藏林芝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旅游度假区建设研习班。在培训结束之际,他当他突然得知三峡大学旅游管理专业西藏班的大二学生扎西央宗家乡就在林芝附近时,于是决定改变行程前往她的家庭所在地林芝市米林县进行家访。

      “喂,你好,是扎西央宗吗?到家了吗?我是阚老师,我想到你家来坐坐。”阚如良通过同事得知央宗刚刚结束期末考试放假回家,在询问到她的电话后便拨打过去,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串惊讶和惊喜的欢呼声,“是真的吗?!是阚老师吗?!欢迎欢迎!” 刚刚放假到家的央宗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正在做饭的妈妈,央宗妈妈听说老师要到家里去,激动得不知所措,连忙打电话告诉给还在墨脱工作来不及赶回来的央宗爸爸,一家人都陷入了惊喜中。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风尘仆仆的阚如良教授一行赶到了央宗家,等候多时的央宗和妈妈站在门口远远看到了来自宜昌的贵客,黝黑红润的脸庞上不禁流露出喜悦之情,连忙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上楼坐下。

      央宗家是一座带有典型藏式风格的五层小楼,有一间干净整洁的大客厅,客厅悬挂着布达拉宫的画像,佛龛前摆放着藏传佛教的佛像和各色的莲花,靠窗的一侧摆满了郁郁葱葱的盆栽,客厅中间是一组整洁的布艺沙发和摆满水果糕点的长条茶几,一看就是一个温馨而又传统的藏式家庭。

       等客人坐下后,央宗连忙倒上了刚刚用砖茶和酥油熬好的酥油茶,顿时整个客厅香气四溢。央宗妈妈告诉阚如良老师,以前靠着几亩地种些青稞、小麦、玉米,只能看天收维持温饱,近年来国家政策好,她从墨脱来到米林边打工边创业,国家不仅给予政策和资金上的支持,还给孩子们的上学问题提供了很多帮助。现在她通过国家贷款和家人资助盖起了五层小楼,楼下租给商户做餐饮和茶馆,自己便在家料理家务、种点菜园子,过几年等孩子们大学毕业了就让央宗爸爸回家休息,一大家人目前过得很幸福。

       阚如良老师向央宗妈妈介绍了扎西央宗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介绍了三峡大学西藏班的特点,并告诉她有了央企三峡集团的支持,央宗在学校里不但学费全免,还补贴生活费和交通路费,央宗毕业后将作为旅游管理专业的优秀人才直接到三峡集团在藏企业就业,解决了学习和就业的后顾之忧,央宗妈妈脸上露出了满心的喜悦,不断感谢党和政府对西藏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关心和支持。

      家访最后,阚如良老师把最新出版的《当代旅游学》一套三本赠与扎西央宗同学,并勉励她秉承三峡大学求索精神,学好专业知识,增强专业技能,提升专业素养,学成后回到家乡建设美丽新西藏。央宗接过老师赠与的沉甸甸的新书,看到“当代旅游学”几个字会心地一笑,仿佛看到了建设西藏、发展西藏旅游事业的美好明天。

      未来,扎西央宗的家乡——美丽的“西藏江南”、雅鲁藏布江大拐弯所在地林芝地区将成为中国水电开发和旅游开发的热土。这段暖心的西藏家访之旅也印证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那句话:幸福生活是靠奋斗得来的!希望西藏少数民族学生学有所得,传承求索精神和奋斗精神,将来回到家乡和各族同胞一起建设美丽新西藏!

   

备注:门巴族,是中国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民族之一,也是中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根据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统计,门巴族总人口数为10561人),主要分布在西藏自治区门隅和墨脱及与之毗连的东北边缘(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处)。其聚居地也是我国水力资源、旅游资源最集中、最丰富的地区之一。